西安西户路上那些消失的村落

发布时间:

年前的时候,有事到秦镇,从西户路向西走,看见所有的村子都在拆迁,就想起了有关局部的豪言壮语,说高新区3个月干掉了66个村子。

说到拆迁,都说是一地鸡毛,不拆都是好乡党,见了钱都变了。不过,我很快就想通了,拆迁过程中的是非恩怨,不一定说谁好谁坏,而是人性就是如此。

“你想啊,东南西北拆了多少村子?有须要就有市场,所以说房价涨,有很大一部分起因在于拆迁太多太快,拆迁多是由于要盖房,要盖房是因为房价高,懂?”

懂不懂都得拍板啊,不能让人小看。不外,按这么个说法,我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。

另外,村民按标准拿抵偿,但比起有些人,还是远远不如,应了一句古话叫不患寡而患不均,只是,不均你又能怎么呢?

后来,这位友人还给我转发来一篇颇有恋乡情结的文章,说写的好。我看完了结不以为然,笑骂道:赔也给你赔了,安置房也有着落了,拿上过渡费住上三室一厅的大房子,人模狗样的,也算是城里人了,你伤感个球。

我的家在航天,村子是少陵原上一个个别的村落。

在我小时候,村庄就像许良多多长安城市一样宁静,后来人越来越多,房越盖越高,村子也越来越吵闹,人心也越来越复杂。

直到航天城的路修到了村口,没多久,始终吵吵的拆迁终于来了。

跟友人闲谝,说到我大西安的房价上,这厮跟打了鸡血似的给我分析,说房价飞涨跟大范畴的拆迁关系很大。

事毕回到家,想起一路的所见,久久不能安静,因为在不久前,我的村子也开始拆迁了,我也光荣的成为了一名拆迁户。